新闻-青岛网络电视台
您当前的位置 :青岛网络电视台 > 新闻 > 历史 正文

朝鲜战争时志愿军曾险遭诱骗

2016-07-20 17:27来源:安徽日报

 

  1950年,朝鲜战争爆发,中朝军队与美韩军队除战场上血战外,暗地里还进行着一场情报战。

  敌人冒充我军截获情报

  1951年夏季的一天,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从截获的美军发往华盛顿的电报中,多次发现有我军通讯被窃听的迹象,立刻向援朝中国人民志愿军通信处做了通报。

  紧接着一天,中国人民志愿军无线电第三区队区队长李东祥报告:当天同朝鲜大使馆的无线电联络,出现了异常情况!上午会晤联络时间是10时整,我方监听呼叫到12点,对方一点儿声音都没有。下午会晤时间是16时,沟通联络后,询问对方时,他们却说上午联络情况正常。

  时任通信处处长杜牧平立刻意识到很可能是敌人从中做了手脚,马上命令向朝鲜大使馆发电,查明确切情况。朝鲜大使馆回电详细说明上午联络的情况,并特别说明:“上午联络后,你台说干扰很厉害,要我台改频到××mc,之后我台立即向你处发报……”杜牧平判断:一定是敌人冒充志愿军与朝鲜使馆台联络,以此想获得志愿军的情报。

  为粉碎敌人的阴谋,通信处一面向上级指挥部报告了详细情况,一面采取防范措施,通知各电台,以后互相联络必须使用一次性敌我识别暗令,核对暗令无误后才能通电。

  休整部队被钻空子

  通信处与一线部队联络因为保密原因,比较小心谨慎,而与二线休整部队的联络却警惕不够,给敌人钻了一个空子。

  有一次,我第60军在二线休整,忽然有一天,杜牧平从报告表中发现,同第60军已经3天没有联络上了。杜牧平当即派通信参谋携电台一部和3名报务员,到原第60军驻地查明情况。通信参谋乔俊带电台星夜启程,顺利找到了第60军通信科科长刘文波。乔俊说明来意,刘文波大惊:“我们一直同志愿军司令部保持联络,怎么会失去联系呢? ”乔俊马上意识到情况不妙。

  刘文波、乔俊等人直奔隐蔽在山洞中的电台,报务员正在和“志愿军总部”“亲切”交谈呢。乔俊立刻接过报话器,向对方拍发“敌我识别暗令”,对方避而不答。乔俊当即校正了收发频率,重新呼叫志愿军司令部电台。沟通联络后,乔俊拍发了“敌我识别暗令”,对方当即拍了回令。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志愿军司令部电台。

  刘文波吓得冒出一身冷汗,幸亏及时发现并纠正过来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。

  敌特谍报分队落网

  1952年8月底,美军扬言,马上就要对志愿军发起秋季攻势。因此,战场局势顿时紧张起来。这时,中美双方都想通过各种方法搜集对方的军队部署、进攻计划等情报。

  一天,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通信处接到第42军报告,捕获了一个侦察我军通信的敌特分队。杜牧平等人到达后,经过一番审讯,这才揭开我军事情报被泄的秘密。

  这伙特务是美国804部队的一支分队。 804部队是专门执行电报、电信侦察的谍报部队,共有两个联队,一个是无线电联队,任务是侦窃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的无线电报和无线电话。另一个是有线电联队,其任务是侦窃我方的有线电话。这次我军捕获的是有线电联队第一大队,使用美国最新研制的新式窃听器,专门用于窃听有线电话。为了获取我最高指挥部具体战略部署,这个分队冒险秘密接近我军总部通往北方的有线电线路附近。

  这个装备先进的特务小组,化装成朝鲜人民军的样子。由于他们都是朝鲜人,地形熟且不露痕迹,很难引起我方注意。这伙人上岸后,就住在我军第42军后勤部驻扎的村子里。白天像朝鲜人民军一样出操上课,夜间以巡逻为名出去活动。他们同当地老百姓关系处得很好,以致在志愿军的眼皮底下蒙混了半个月之久。

  这伙人被抓获后,杜牧平立刻将俘虏提供的有关军事情报,报告给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部。

文章来源:安徽日报